高木直叶

不会画画不会写文整天就知道打call围观的小透明。。。最近沉迷叶蓝。各个圈的CP基本都是博爱(*/∇\*)

超不走心的耀诞。。。_(:з」∠)_拿不到板子的痛苦。。。大概是少主和女娲姐姐的故事【笑】希望少主能更棒我们种花家也能更棒!最后许愿世界和平!(๑•̀ㅂ•́)و✧

我知道米诞过了_(:з」∠)_但是本宝宝昨天晚上一直沉迷于数学无法自拔。。。QAQ阿米生快。hero其实内心深处是热爱和平的吧。所以有了拿着枪(谁看得出来啊喂)望着和平鸽(。。。)的阿米。加油啊二肥✺◟(∗❛ัᴗ❛ั∗)◞✺(不要脸地打米诞tag)(人体废一只)

马修生日快乐本加厨开心爆炸(*/∇\*)我不会马修你啊不无视你的✺◟(∗❛ัᴗ❛ั∗)◞✺哈哈哈马修要加油哦!

赶不上521了QAQ。。。只好随手在草稿纸上摸鱼了。。。亚蒂表示我和这个混蛋要当花童是哪个智障决定的hhh我表示正是在下(๑•̀ㅂ•́)و✧若法小天使快点帮小亚蒂撒花瓣哟(๑•̀ㅂ•́)و✧表示立陶姑娘画砸了哭唧唧。。。521快乐。。。献丑(*/∇\*)

啊这是老妹画的插图。。。我只想说小姐姐你谁_(:з」∠)_咳咳,大家勿喷我妹她还小。。。我才不是妹控(눈_눈)占tag抱歉

飞渡

第二章   于是怠惰的我来更文了。。。~( ̄▽ ̄~)~本章涉及了许多国家名,为了避免政治敏感问题,采用菊家or眉家音译意译。相信大家都能猜到的hhh本文设定是政局是未来,而生活大约是现代或者过去。从基尔家的破电视就可以看出来吧hhh总之,眉毛他们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各行各业的人,因各种原因来到一个叫马郡的国家。至于马郡对应哪现实个国家大家可以猜猜但不要说哦(´-ω-`)本章有许多伏笔,大家愉快观看(⑉°з°)-♡
啊对了尤里厨们不要打我我也是尤里厨啊!QAQ这个是有历史原因的(ಡωಡ)

第二章
“唉,本来觉得新总统终于不是尤里世家的了还有点期待,到头来还是跟世袭一样,结果并没有任何改变。就连就任宣言都和前几任没什么区别。。。”朗顿嫌弃地瞟了一眼还在一遍遍重播着昨晚新总统就任宣言的电视,伸手关掉了它。
亚瑟耸耸肩说:“朗顿,在这个外邦人连选举权,或者说参与政治的权利都没有的国家,期待什么自由平等开放完全就是天马行空。”
“唉,想想这帮烦人的马郡人占据了政坛的全部职位就不爽。”朗顿置气似的把后背向后靠去,全然不顾椅子发出难听的呻吟,“想想我们英吉利茨。。。”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闭上嘴。扫视了一圈除了椅子还是椅子的签证厅,他不禁为这里的冷清感到庆幸。谢天谢地,没有马郡人听到。。。不过那帮闭塞的马郡人一周来一个办理英吉利茨签证的就不错了。
“没办法,反正估计我要在这里待一辈子了,”亚瑟起身,“既然要呆一辈子了,抱怨还不如安之——那个药房的瓷都人这么说。”
“柯克兰先生,你要出去吗?”
“嗯。下午的工作拜托你了朗顿。真抱歉。”
“没事啦……”朗顿腼腆地笑了,“反正今天能来一个办签证的就到头了。到是先生你,又要去见那个他吗?”
“什。。明明是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我才勉为其难。。。”亚瑟急忙扯过大衣,“才不是约会之类的。嗯,不是。”
朗顿露出了一抹微笑,“先生,当初,我的女朋友和我约会时就是这么说的。”
“你小子今天说话真令人不爽。”亚瑟努力控制住满心的尴尬,竖起衣领护住红着的脸说,“你女朋友都嫁给你了还嫌恩爱秀的不够。喂,你俩趁早去蜜月旅行,然后赶紧恢复正常吧。我走了!”亚瑟推开了柜台旁边的铁门,一阵清凉的风吹了过来。果然整天隔着柜台的玻璃看世界,一切都会失去生气和色彩啊。就像隔着监狱的铁窗看世界,觉得一切都有点狰狞一样。亚瑟走下英吉利茨大使馆的大理石台阶,一边感受着徐徐微风,一边感叹天气真好。但是没走多久他就皱起了眉——虽然从小开始身边的人都在告诉他这样做他美丽的祖母绿眼睛也救不了他的粗眉毛了。亚瑟真的很讨厌大使馆区的设计,讨厌到一看见就想皱眉。刚刚还是充满英伦风格的大理石建筑,金雕饰,突然一点征兆都没有的,就像被切了一刀一样,道路直接变成了青色的石板路,建筑也变成红砖琉璃瓦的平房了。是哪个怪胎想出的这么荒唐可笑的设计?亚瑟看到这条街道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整条街都是这样,就像是小偷从世界各地偷来建筑,又胡乱堆在这里一样。各种风格的建筑按照使馆归属国分成一块块的区域,又被人强硬地粘在一起,充满违和感。不过,这也像极了这个国家——虽说是大熔炉,却也只是像这建筑一样,谁也没融入谁,只是强行堆在一起。真是的,总统国王官员都是世袭,还保守地要死,这个国家真是怪。对了,那个总统的发言不对劲啊。。。
“亚蒂!哥哥的小亚蒂!”
亚瑟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才从沉思中抽出了意识。居然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法兰茨使馆区。“这个白痴在叫什么!”他憋着怒气和尴尬开始扫视眼前的法兰茨大广场。真是的,这帮法兰茨人真是奢侈有闲工夫修这么大的广场还不如修个花园呢。亚瑟不由自主地把怒气迁到了别处。喂鸽子的人。。没有。喷泉,长椅。。。没有。画画的?不是。拉手风琴的也不是。。。亚瑟感到怒火开始无理由地堆积。
“嘿!哥哥在这里哟~”
“bloody hell!”亚瑟一回头看到一大坨涌动的白色不明物不由得惊呼,差点摔倒在地上。
“惊喜!”弗朗西斯哈哈地笑了。此时他仿佛被白鸽的海洋包围着,肩上,手臂上,处处站着这可爱洁白的小生物,美丽的金发在悦动的白色指尖飘动。偶尔有柔软的羽毛拂过脸颊,他边轻声笑起来,紫色的眼睛里充满闪烁着的喜悦。
“白,白痴你举着一堆鸟在干什么啊!”亚瑟发现自己看着这像著名油画一般的场景入了迷,慌忙说着,脸上的一丝绯红却出卖了他,“喂你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吗?快把鸟弄走。。。啊我才不是觉得你这个混蛋会说什么重要的话才不是吃醋。。。啊啊也才不是觉得这场景好看。。。。”
弗朗西斯露出一副得逞的笑容,打了一个响指,身上的鸟立刻开始绕着广场盘旋,翩跹。。。“为什么赶它们走嘛,”他看看有一次有些发呆的亚瑟,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用带着迷人法兰茨口音的英语说,“多么纯洁美丽的生灵……”
“别用那种调调说我的母语!”亚瑟发现自己又呆住了,立刻开始掩饰。真是的,为什么这个恶心的法兰茨人就这么擅长做令人着迷的事情呢。“喂,有话快说,不说我走了啊!”
“啊!等下!”弗朗西斯揪住了亚瑟的风衣袖子,完全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我是要说……”
“等下,”亚瑟睁大了如绿宝石一般的眸子,“我们好像有麻烦了……”

飞渡

第一章 普通日常有玄机系列hhh前面亚蒂视角

第一章
我说你们,居然无聊到这种地步了。
我无动于衷地看看正发出标志性笑声的基尔伯特,喝了一口杯子里带着香甜气味的饮料后说,你要是手痒痒,扒拉一会你的破架子鼓也无所谓了。"早说啊亚瑟!"他顺势砸下了电视的开关,另一只手早已拽来了一对鼓槌。
这次换成了电视和我一起无动于衷。
“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辅佐好小国王,带领人民创造新的美好世界。。。建。。。”随着鼓槌砸向开关的咚的一声,新总统冗长的宣誓终于停止了。
“妈的,这个破电视果然应该早丢掉。。。”基尔不满地挥挥鼓槌,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要不是本大爷换不太起。。。”
“哈哈哈哈哈哈,基尔兄,今天本hero陪你来一段?”
“那。。。”
“OK,手风琴归哥哥我~”
“那吉他。。。”
“我拒绝。。。”我皱着眉宣布,“我看你们今天是要专业毁歌。。。”
“真是的,那只好用我的木吉他凑活啦。。。喂喂罗马诺,不来唱吗?”
“岂可修,为啥我要听你的呀?不唱不唱!”
“好啦,开始吧有hero在呐!”
“......”
我闭上了眼。总觉得不对劲啊。。。刚才总统说的话。。。好像和之前的总统说的有点差别。。。是什么呢。。。头脑越来越昏涨了。我的天,这帮人的噪音给我适可而止啊!吵得我头疼没法思考。。。等等,我刚刚在思考什么来着。。。我感到意识渐渐离我而去,便也索性不去想,陷入了混沌。。。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上帝视角——
“你们唱歌都不带老子high个屁啊!基尔!给我。使。使劲敲!老子的电吉他怎么没声啊**!”
“嗯。。。弗朗西?他。。。”
弗朗西斯看了看正使劲扒拉笤帚吼得起劲的亚瑟不禁扶额。“别管他。。。我来吧。话说今天亚蒂喝的不是耀留给基尔的醪糟吗?不然哥哥我就不会让他喝了啊!”
“但是,他好像不小心喝了我的伏特加。。。我的伏特加。。。”一直没有说话的露西亚开了口,开始浑身冒黑气。
众人沉默。上帝哟。。。

【仏英】飞渡

非国设 现实向 主仏英 略黑暗

引子
“啊,小家伙,你又来啦?”
那人用手指轻抚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轻轻说道。那来客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把头扭向一边后露出了脖颈上骇人的伤口。
“怎么,又去危险的地方了吗?我说你啊,这一阵,附近都不太平啊,”那人絮絮叨叨地说着,“别动哦,我去拿点药。”
那小小的来客听话地在窗栏上踱步,偏着脑袋看那人一个个打开抽屉后拿出一瓶液体。
“可能会痛的。。。”那人柔声说。指尖感受到来客的一阵抽搐,不由得叹了口气。
“呐,看到了吗,窗外那座山?”
斜晖脉脉,山披上了一层绚丽的金,却隐不住那上面黑漆漆的东西。
“好了之后,就不要呆在这个国家了。看,看那座山。。。”那人梦呓着,“只要飞渡过去,就能飞多远飞多远。。。在那里,没有这里的。。。咳,你啊,就可以幸福地生活。。。自由地恋。。。”那人仿佛惊醒般回头望望屋内。似乎连尘埃都不曾挪动,静谧如旧。
那人咬住了唇。
飞吧。总有一天,飞渡,飞出这个地狱!
他的心呐喊着。
黑色的长发无言地飞舞。
门被撞开了。。。。。。